南开区倡导文明殡葬 推进移风易俗

积极倡导疫情期间丧事简办

  倡导居民厚养薄葬、节俭治丧,从简从快办理丧事,简化治丧方式,缩短治丧时间。严禁在公共区域摆放和焚烧封建迷信用品和丧葬用品。居家办丧提倡简约文明方式,不搞集中悼念、集中用餐等活动,最大限度减少人员参与。外地亲友遥祭,尽量不到本地祭拜。

引导市民遵守殡葬防控要求

  在办理逝者新葬等基本殡葬活动中,为避免人员聚集、防止交叉传染,主动配合支持殡葬服务机构,针对不同防控区域、不同亡故原因逝者采取不同防控措施,严格落实佩戴口罩、亮码扫码、体温测量、人员限流等各项疫情防控规定。

倡导居家文明祭扫

  大力推广网络祭扫、鲜花祭扫等文明低碳祭扫方式,居民可登录市民政局官网、“天津殡葬服务微信公众号”或“津心办”(APP、微信小程序)进行网上文明祭扫,或通过撰写祭文、亲属微信群等方式开展居家文明祭扫,将缅怀逝者与弘扬家风相结合,自觉树立移风易俗新风尚。

杜绝明火祭扫隐患

  严格落实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消防安全、树木防火等相关规定,严禁生产、经营(含储存)、燃放烟花爆竹,严禁在道路、殡葬服务机构内部或周边等公共区域明火祭扫,杜绝火灾隐患。

规范殡葬服务市场

  严格落实《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有关严禁制造、销售和在公共区域焚烧封建迷信殡葬用品规定。疫情防控期间,各相关职能部门与属地街道加强配合,加大对殡葬服务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共同营造良好殡葬服务市场秩序。

做到党员干部带头示范

  广大党员干部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自觉在文明治丧、文明祭扫及疫情防控等各方面作表率,敦促亲朋好友丧事简办、绿色祭扫,以正确导向和行为示范带动广大居民群众增强文明行为意识,选择文明祭扫方式,树立文明殡葬新风。

加大宣传引导力度

  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社区居委会作用,加强与新闻媒体沟通,利用电视、网络和社区宣传阵地,通过播放公益宣传片、制作宣传展板、发放宣传资料等方式,加大文明殡葬行为和疫情防控政策宣传力度,引导广大居民群众共同营造移风易俗、文明殡葬良好氛围。

天津第二殡仪馆!迁移骨灰、如何预约、缴纳费用…这样办

第二殡仪馆骨灰迁移工作
开始办理了您知道吗?
最近这些日子核桃看到不少朋友
都去办理啦~
不过对于办理还存在着一些疑问
在这里核桃为大家做了一下整理

骨灰迁移办理流程
新馆位于东丽区金钟街,占地面积498亩,建筑面积约8.7万平方米,年火化承载力约2.5万具,可安放骨灰12万具,其规模及设施均达到国家一级殡仪馆标准。

1骨灰迁移范围

凡安放于市第二殡仪馆旧馆内的骨灰将全部迁移至新馆安放。
旧馆地址:东丽区津滨大道199号(原程林庄殡仪馆)
新馆地址:东丽区金钟街睦泽路16号

2骨灰迁移时间

2022年8月16日开始办理骨灰迁移手续。

服务接待时间:
旧馆接待时间:7:30至14:00
新馆接待时间:8:00至16:00

3骨灰迁移方式

此次骨灰迁移采用提前预约、自主迁移的方式办理。

4手续办理凭证

①网上预约成功后发送的手机短信或预约码。
②市第二殡仪馆骨灰安放证原件(含智能磁卡)。
③办理骨灰迁移手续的家属本人身份证原件。

5手续办理流程
图片

①出示凭证。家属需同时持上述三个凭证到旧馆办理迁移登记手续,领取迁移登记单,已欠费的需先补缴安放费用;
②取出骨灰。凭迁移登记单到骨灰安放室取出骨灰盒;
③新馆登记。携带迁移登记单和骨灰盒到新馆迁移登记处办理安放手续,领取骨灰安放服务洽谈单;
④安放骨灰。携带骨灰安放服务洽谈单及骨灰盒到新安放室安放骨灰;
⑤领取新证。携带已签章的骨灰安放服务洽谈单到安放证领取处领取新安放证。

骨灰迁移最近解答
一、问:往来新旧馆之间交通如何安排?

答:市民可选择自驾、乘坐公交车、地铁或临时便民服务专线从旧馆前往新馆。

自驾:群众可自驾导航前往。如到达旧馆,可扫描馆内“新馆交通自适导航”二维码导航前往新馆。
公交:公交便民664路可通往新二馆。
地铁:地铁6号线大毕庄站下车,再换乘便民664路。
临时便民服务专线:在家属自行骨灰迁移期间,公交集团在新旧馆之间开通便民服务专线,家属可直接购票乘车。专线运营时间:旧馆8:30-10:00;新馆11:00-12:00。

为满足家属的个性化需求,公交集团还提供有专车服务,请有需要的家属拨打公交服务专线“96196”进行咨询,或拨打13332095975电话进行预订。

二、问:能否委托殡仪馆代为迁移骨灰,如何办理?

答:家属有困难不能到殡仪馆自行迁移骨灰的,可委托殡仪馆代为集中迁移,可登录天津市民政局官网、“天津殡仪服务”微信公众号、“天津市第二殡仪馆”微信公众号或“津心办”(APP、微信小程序),选择“骨灰迁移预约”中“委托搬迁至新二馆”项目进行登记即可。如无法网上办理委托的,也不用担心,殡仪馆会在集中迁移时代为迁移骨灰,请市民关注上述官网和微信公众号的消息。

集中迁移将根据殡仪馆工作安排由殡仪馆集中时间统一进行。目前为家属自行迁移阶段,“委托搬迁至新二馆”选项为灰色无法点击,预计在2022年10月10日后开放。

三、问:有特殊困难是否可以找人代办?

答:如持证人不变,可由经办人申请预约后,持《骨灰安放证》,携带经办人本人身份证来馆办理。

四、问:为何无法选择预约时间?

答:市民需要先行填写相关信息并保存后,方可选择预约时间。

五、问:为何无法收到预约短信?

答:市民需要先行填写相关信息并选择预约时间提交后,方可收到预约短信,如未收到,可先行查看是否将此类短信屏蔽、手机号是否是携号转网,携号转网需要更换手机号。

六、问:骨灰迁移都需要缴纳哪些费用?

答:除骨灰安放费用以外,无需缴纳其他费用。殡仪馆代家属骨灰迁移的,也不需支付任何费用。

殡葬之下的“寿衣之都”

在天津坐车,如果你和司机说去六道口,一定会被上下打量一番。天津市武清区六道口村,这个拥有7000多村民的天津最大行政村,是全国著名的殡葬用品产地,中国北方殡葬用品的批发源头。当地对外宣传时,自称“寿衣之都”。这里生产批发的殡葬用品,不仅覆盖中国北方市场,还远销南方多地。

在年轻村民眼中,六道口能形成今日规模,始于老一辈在改革开放初期的艰苦奋斗,“从耗子窝一样的”作坊一点一点做大。时至今日,六道口不乏子承父业的村民,戏称自己是“从死人衣服堆儿里长大的”一代人。

六道口名声在外,中国人的殡葬观念也随着鼓起的腰包产生了变化。时至今日,移风易俗成为社会的趋势,然而外界对殡葬行业暴利的质疑却始终不断。很多六道口的商家认为,殡葬用品的暴利往往是由买、卖双方等多方面促成。尽管人们对于殡葬用品行业的盈利有诸多偏见,但在当地人眼中,薄利多销仍然是当地最稳定的营销模式。一名当地商户表示,“我们这么多年靠这个吃饭,毕竟是生产销售的源头”,“产业的集聚决定了你不能瞎报价。”

━━━━━

靠寿衣代工起家的六道口

进入六道口村,村子里主要道路是东西向的津永路,从村子东边的村碑到村子最西侧的小区,全程1.8公里,马路两旁集中着上百家殡葬用品店。和其他普通的北方村落不同,村里来往的车辆中,更多的是外省市的牌照。近到北京、河北、山东、山西,远到浙江、四川,穿梭不止。

31岁的刘佳(化名)站在店里电话询问着发往包头的货,吩咐着工人不停地搬货。正说着,门口一辆白色凯迪拉克轿车停下,下来一名戴着金项链的男子,拿走了5件寿衣。这是刘佳的丈夫,到总店拿货到分店销售。如今,刘佳父母创立的寿衣厂日发货量能达到5000件,不仅覆盖了北方市场,还会发货到南方多地。

刘佳在六道口属于典型的子承父业。在她的童年记忆中,家中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寿衣材料,家里请来的工人吃、喝、住、干活都在一起,父母老两口起早贪黑背着麻袋,坐火车去各地发货。

寿衣之都”的历史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六道口村第十五生产小队的一名业务员在外跑业务时,听说为天津瑞蚨祥做寿衣加工可以赚钱。消息一出便带动了村里一批村民做起了寿衣加工。

1978年是中国发生改变的一年。彼时的六道口村,虽尚未解散生产队,但也依靠之前的些许积累,成立了“利民寿衣厂”和“剧团服装厂”两个工厂,也为六道口后来的寿衣产业打下了基础。

1985年,25岁的刘德恩(化名)在种地之余,开始在村里寿衣加工厂为人代工。加工一套寿衣能挣几毛钱,一个月可以挣到十几块钱,这对于当时的自己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

1987年,刘德恩的儿子出生,他开始决定自立门户做生意。拿着从亲戚那里借的二百多块钱,凑够了三百元做“启动资金”。他没有选择跟村里其他人一样做寿衣加工,而是选择了做寿衣原料的供应。

虽然做原料生意,但刘德恩也希望像村里人一样能将寿衣买卖做到外地去。于是便尝试着出去跑买卖。风餐露宿地往外跑,辛苦程度让他始终难忘。“累了直接打开背着的寿衣,铺在地上睡觉。旁边的人看着直害怕。”

哪办丧事,哪就有六道口人的买卖。一次,刘德恩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千辛万苦到了河南嵩县,拿上自家样品去了县里百货大楼,本以为能有所收获,结果发现当地人要么自己做寿衣,要么就已经有了稳定的渠道。一打听才知道,货源就是六道口,村里人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折腾来折腾去,地方去了不少,生意却没能开展起来,偶有几处小市场,一年挣不了几个钱,慢慢也就放弃往外跑。踏踏实实回归到自己的原料生意上。

第一代创业者的奋斗促成了六道口后来的地位。1991年以后,乡镇企业成爆发式发展,六道口村的寿衣生意也越做越大,在几届村书记的回忆中,90年代的六道口,一度达到了“垄断全国货源”的水平,自此名声大噪,堪称寿衣之都,甚至“全球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六道口的寿衣”。

刘德恩也跟紧了这个潮流,1993年他租下了村子十字路口处的一个门面,这也是他生意开始走上正轨的一个起点。到了90年代末,村子里400多户人家,全都依靠寿衣产业为生。如今,他的店也成为村里资格最老的店家之一。

━━━━━

价也卖不出去老套寿衣

殡葬用品门槛低,缺乏行业规范,90年代后,村里人发现,在一些布料的货源地,也开始有人做起寿衣加工的产业,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让发展初现端倪的六道口人遇到了挑战。

▲3月29日,村内一家营业到十一点多的殡葬品零售批发店。

六道口村原党支部书记刘猛2007年曾做过一份《六道口村殡葬用品行业市场营销调查报告》。其中显示,全村寿衣个体工商户400余家,从业人员达2000余人,行业收入超过5000万元。

2006年,刘猛当选六道口村党支部书记。他认为,必须“抱团取暖”才能让六道口的品牌更加响亮。经过两年筹备,刘猛带领村中16户规模较大的商户成立六道口殡葬用品协会并注册了六道口殡葬用品有限公司,拿下天津武清区唯一一块殡葬用品许可证。

除了“抱团取暖”,在刘猛的《调查报告》中还写道,六道口的寿衣销售缺乏品种花样,“二十年如一日总是老一套,缺乏工艺创新”,而随着用户对产品要求的提高,当地曾存在即使压价也卖不出去的尴尬情况。

作为年轻一代,刘佳认为,现代时装的出现是推动寿衣行业革新的一个动力,而她家之所以能发展成现在的规模,主要是源于他们家能够不断创新推出新产品。

刘佳的店内,几百平米的店面一尘不染,一排排衣架上挂满了各式寿衣,除了传统唐装棉袄、还有大量现代服装。三层的店面安装了电梯,方便上下运货。如果不是门口的招牌,可能会以为这是一家时装店。

“同样的衣服,领子动一下,或者多弄几个颜色,马上就会不一样”。在刘佳店中,一款普通的风衣三件套颜色足有20多种。“南方人喜欢穿套装,有9件套、7件套,不仅要有外衣,里面还要有罩衣。而北方顾客更偏向‘几大件’。”刘佳认为,只有不断推出新产品,才能持续吸引老客户回头,订单多了才能促进寿衣厂的规模化、品牌化。

与刘佳夫妇不同的是,村内虽然不乏老店,但很多店家因为缺乏创新,导致规模一直做不大,脱离不了家庭作坊的桎梏。

2008年,刘猛以六道口殡葬用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上海举办的全国殡葬用品博览会。刘猛认识到,六道口村单纯局限在寿衣生产上已经很难跟上时代的潮流。尽快完善殡葬产业的一条龙服务才是大趋势。

刘猛回到村里,就开始筹备成立一个殡葬用品产业园区,在他的设想中,这个园区应该达到一个前店后厂,殡葬用品一条龙,并且还要有研发区,只有保证产品不断更新,产业才能更好发展。

在现任村支书卢志发眼中,刘猛当年的殡葬用品产业园区是个好思路,这也是卢志发现在重点想要推进的工程,建设一个园区,在园区内完善殡葬产业一条龙,强化六道口村的寿衣品牌。

━━━━━

顶级骨灰盒也才两三千元

清明前夕,记者走访了北京八宝山附近的几个殡葬用品商店。以骨灰盒为例,标价从几千到几万不等。两款标出18800元的紫檀和25600元的黑紫檀骨灰盒,最终店主表示出售的底价为2800元和4800元。而当记者拿着这样的价格询问了几位六道口的商家之后,他们都表示十分无奈。

2012年清明,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了六道口村与北京终端销售之间价格存在巨大差异,直指殡葬用品销售存巨大暴利。

报道中,一款鸡翅木骨灰盒在六道口村批发价约为450元,而在北京某医院门口的一家寿衣店,类似款式的鸡翅木骨灰盒却高达16800元。此后类似的新闻报道也层出不穷,让一些六道口人出门做生意时有些苦恼。“每次谈生意,对方都感觉你是在蒙人骗钱。”

刘德恩回忆,一次,一位外地亲戚家里有人去世,找到店里,希望推荐一款骨灰盒。刘德恩精心挑选了一款后报价500元。这一报价让亲戚犹豫起来。刘德恩很奇怪,这么便宜还嫌贵?亲戚终于开了口,“还有更好的吗?”刘德恩有点生气,“我是看在亲戚面上才报价这么低,他还以为我推荐了次品。”

42岁的高阳(化名)从业15年。他认为殡葬用品的价格虚高现象,往往是由买、卖双方等多方面促成。

高阳经常遇到过这样的客户,在推荐了店内最高档的骨灰盒之后,客户仍然嫌档次低。在高阳看来,这样的客户往往是根据价位来判断产品档次,这种判断方式本是无可厚非,除去客户本人的消费能力、攀比心理之外,高阳觉得,殡葬产品有其特殊性,殡葬产品的价位、档次,寄托了客户对逝者的感情,而在购买上往往会比购买其他商品出手大方。

以骨灰盒为例,决定其档次高低无非是材质和雕工。在六道口的老板口中,如果不考虑个别高档品牌,顶级的骨灰盒也才2000至3000元,一般“不差钱”的客户在别的地方购买的万元以上的产品,基本都是这个档次的。

一名商家举例表示,一款成本为5000元的骨灰盒,我们可能会卖到6000元,但这样的生意很长时间都碰不到一单。从商家的角度,还是更喜欢薄利多销来得稳定。

然而,终端的价格也并不能影响六道口的批发价。“该是多少钱,还是多少钱。”高阳表示。“不排除有些商家就会利用客户的这种心理,忽悠客户多花钱。实际上他卖出的产品,成本最高也就那么多。”

在批发价上,村内各个商家也不可能相差太大,因为外地经销商来进货,可能会挨家挨户问价格,觉得合适才会下单。“村里这么多商家,这家卖贵了可以去另一家,这就决定了你不能瞎报价。”

━━━━━

“人有钱了,也不能误导多花钱”

在天津,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的老板被称为“大了(liao)”,高阳就是一位一年能做300单的“大了”。

至今,高阳还会遇到有的家属要求“大操大办”,老人(遗体)16人抬或32人抬,然后跟着乐队,吹吹打打走一路,早上走个三里二里路,晚上摆大席。有家属还会提出请杂耍表演。

高阳说,尽管丧事办得很多,但是家属如果要求太多,作为“大了”的他,也会相劝适可而止。“‘厚养薄葬’,生前要对老人好,尽孝道,死后丧事简单办。大操大办就是搞走了样。”

10多年前,高阳接到一个“大了”活,客户是一名中年男子,母亲去世。不同于往常客户需要设灵堂、做仪式等等繁琐程序,事主只是通知将纸花、纸马拉到固定地点一烧,然后约好灵车送去殡仪馆火化。送灵前一天晚上,高阳到了事主家,发现男主人还在家看电视,男主人的妻子还正常出门跑步,“就跟日常一样,完全不像家里办着丧事。”

事后,高阳奇怪地问亲属,丧事是不是办得太简单了?亲属透露,男主人并非不孝,老人生前得了癌症,需要打一种止痛针,只有北京才有,打一针就得7000块。老人宣告不治后,光打针就花了17万元,男主人只是工薪阶层,还是坚持给老人打。高阳说,自己做“白事儿”这么多年,每次一想起这事儿还是很感动。

与之相反,高阳也遇到虽然丧事办得体面,却因种种原因在丧礼上大出洋相的家庭。一次丧礼上,因房产问题,儿子与女儿、女婿大打出手。高阳至今记得,妹妹当着众亲友大声质问哥哥:“你都没养过老人,凭啥要分房产?”

随着社会进步,传统丧事程序朝着逐渐简化的方向发展。但是殡葬用品的种类也是越来越花哨。过去的纸牛纸马变成了如今的纸糊家电、纸糊别墅、纸糊豪车等等。

虽然挣这行钱,高阳仍觉得烧纸放炮属于陋习。“移风易俗其实是有利于殡葬行业发展。丧葬仪式简化了,我们的服务内容也可以随着改良,质量也会上升,在相同时间内接单量多了,反倒更有利于赚钱。”高阳说。

“人都有钱了,也不那么在乎花钱了”,这是好的一面;消费能力上去了,有商家以此误导消费者多做项目多花钱,这是不好的一面。“做红白事的是在行善,做我们这一行,不能给客户灌输错误思想。”

湖南省原省委书记熊清泉遗体送别仪式举行

6月24日(星期五)上午9时,湖南省原省委书记熊清泉遗体送别仪式在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铭德厅举行。

湖南省原省委书记熊清泉遗体送别仪式举行

熊清泉1927年出生于湖南双峰县杏子铺镇一个农民家庭。他曾就读于国立师范学院史地系(后并入湖南大学),1948年11月参加中共地下党领导的革命组织“方生社”,从事进步的学生运动,194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熊清泉历任中共湘潭地委副书记兼湘潭市委书记、郴州地委书记、长沙市委第二书记、湖南省委副书记、湖南省省长、湖南省委书记、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是中共第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二大、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送别仪式现场,一位叫苏泉的社会贤达带着儿子宇峰应邀参加了德高望重的熊老爷子的追悼会,他说,“想着几年前在省委他家门口挽扶着他老人家走了还不到两百米的路程就走不动了,然后扶着他上了轮椅……老人家的双手特别柔软厚实让我感觉特别深刻,还有老人家对我谆谆教诲牢记于心!祝熊老爷子一路走好!”

天津:清明祭扫 多项服务更便民

记者从市民政局获悉,清明将至,今年本市将开展以“一束鲜花寄亲人 暖心服务在清明”为主题的清明祭扫接待服务。为满足百姓需求,解决市民无法现场祭扫问题,市属殡葬服务单位通过“完善一个综合型服务平台”“开展一次集体代祭活动”“倡导两种网络祭扫形式”“持续两项服务常年预约”“推出四项便民代办服务”等活动,为祭扫群众提供贴心暖心服务。

各项服务微信通办

打开“天津殡仪服务”微信公众号,便可看到祭扫预约、骨灰迁移预约、节地生态安葬办理、在线骨灰续期、网上祭扫、全市主要殡葬服务电话等一应俱全,实现了群众“我要找、我要查、我要办、我要评”等需求,以及殡葬各类资讯“一网通晓”。

自此次疫情发生以来,市民政局创新服务模式,再次推出集体代祭活动。殡葬服务单位为满足不能前往现场祭扫的市民需求,对安放安葬在本单位的逝者,采取诵读追思词、鞠躬行礼、集体默哀、书写追思卡、悬挂丝带等多种方式举行集体代祭追思,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对安葬在本园区的8.2万余座逝者墓碑免费擦拭,表达对逝者的尊重和缅怀。

海葬草坪葬可预约

为保障祭扫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市民政局推荐市民选择全时全域家庭追思会祭奠和线上祭扫方式。市民可登录市民政局官网、“天津殡仪服务”微信公众号或“津心办”(App、微信小程序),查找家庭追思会引导视频,完成家庭追思活动,或进行网上祭扫。

民政部门也将继续提供海葬服务预约和草坪葬预约。

市民可拨打海葬服务专线电话27716792、27322944(8:00至16:00)等预约登记报名。

草坪葬全年为群众进行预约登记,并适时组织开展节地生态安葬活动,市民可通过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26824711(8:00至16:00),滨海新区汉沽逸安园:67191124(8:00至15:00),宁河区永定塔陵:4006580405(8:30至15:30),西青区西城寝园:23980930(8:30至16:30)预约。

代祭代扫服务便民

受家属委托,市属殡葬服务单位今年清明期间提供代祭和代扫服务。

代祭服务包括承办单位采取擦拭骨灰安放设施、敬献鲜花、诵读追思词、鞠躬行礼等形式进行祭奠,并将拍摄照片或录制视频提供给申请人。市民可拨打服务电话市第一殡仪馆:17512241448(24小时),市第二殡仪馆:58910018(24小时),市第三殡仪馆:60656358(24小时)预约。

代扫服务包括承办单位采取擦拭逝者墓碑、代为采购祭奠物品、敬献鲜花、诵读追思词、鞠躬行礼等形式进行祭奠,并将拍摄照片或录制视频提供给申请人。可拨打服务电话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天津憩园):26912551、18502691381(8:00至16:00),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天津寝园):28580661、18502691603(8:00至16:00)预约。

同时,殡葬服务单位还免费代替家属进行骨灰撒海服务。申请人可拨打市殡仪服务总站海葬服务专线预约。承办单位确定撒海日期后,提前3至4天电话通知申请人,按指定时间、地点携相关资料办理手续。骨灰撒海当日,承办单位将按照骨灰撒海流程提供礼仪服务,抵达指定位置后撒放逝者骨灰,并将代撒的活动图片或视频提供给申请人。

如报名免费代替家属进行节地生态安葬,可拨打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电话预约。承办单位确定安葬日期后,提前一周电话通知申请人,按指定时间、地点携相关资料办理手续。骨灰安葬当日,承办单位将按照节地生态安葬流程提供礼仪服务,并将代葬的活动图片或视频提供给申请人。

天津节地生态葬推行十年 安葬千名逝者

4月3日,天津市节地生态葬十周年纪念仪式举行。记者从活动中获悉,十年来,本市节地生态安葬活动共计安葬上千具骨灰。虽然这些逝者没有留下姓名、留下墓碑,但却为后人留下了更多的蓝天、白云和土地,为造福后来人立下了功劳。

天津节地生态葬
天津节地生态葬
天津节地生态葬

推行节地生态葬是我国殡葬改革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不仅是减轻群众负担、保障基本安葬需求的重要途径,也是移风易俗,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举措,更是促进生态文明建设、践行绿色发展理念、造福当代和子孙后代的必然要求。多年来,天津市殡仪墓地事务服务中心一直在探索更加节地环保的葬式葬法,带头推进殡葬改革。

2010年3月20日,天津寝园深葬区“思息园”启动“生态环保葬”,开创了天津市骨灰环保安葬的先河。同年4月4日,天津寝园率先推出了骨灰生态葬安葬形式,于“思息园”举办全免费大型公益安葬活动,拉开了天津殡葬业生态葬的序幕。活动当日392个家庭到场参与,共计安葬667具骨灰。

2016年,天津憩园也开始举办节地生态安葬活动,到2019年共安葬骨灰528具。这一年,憩园开发使用1.7亩新节地生态葬区,命名为“永生缘”节地生态安葬,可安葬骨灰约2万具。2020年,本市出台了《天津市节地生态安葬奖补工作实施办法》,当年就有255位逝者获得了奖励补贴。软件和硬件的持续升级,让越来越多的市民群众认可了这种绿色环保的殡葬方式,文明礼葬的观念深入人心。

仪式上,2021年“永生缘”节地生态安葬活动正式启动。103名逝者的骨灰在亲属的见证陪伴下安葬于绿地之下。据悉,截至仪式前,该安葬区已经安葬逝者745位,今年目前已经有190户家庭报名登记参与节地安葬。(津云新闻记者段玮摄影记者蒲永河)

来源:津云

市属殡葬服务场所集中代祭

缅怀祖先亲人不分形式,特殊时期就要随“疫”应变。连日来,为了弥补市民清明不能现场祭扫的遗憾,市属殡葬服务场所(市第一、第二、第三殡仪馆以及市殡仪服务总站、天津憩园、天津寝园)均用庄重而又有仪式感的代祭扫方式,对逝者致以追思,向生者表达慰藉。

  因为疫情,市第二殡仪馆骨灰迁移工作按下了“暂停键”,因此,在市 第二殡仪馆 的新址,网络一线牵,代祭仪式现场以旧址的骨灰存放楼为背景。“又是一年清明祭,思念弥漫你我心。亲人啊!今天我们又来看您了……”伴随着轻缓的音乐,主持人诵读祭文,抒发思念之情;工作人员统一着装,肃立默哀、鞠躬行礼、敬献鲜花,他们还将收集到的家属对逝者的寄语写在追思卡片上,悬挂在新址骨灰存放楼内,将思念之情隔空传递。

  天津憩园以祈福鼓开场、在小提琴哀婉的乐声中开启代祭扫模式。主持人饱含深情地致追思辞,工作人员敬献花篮,朵朵素菊道不尽对逝者的哀思。随后,所有在场人员亲手折叠千纸鹤并写上寄语,遥寄追思。全体人员虔诚静默,代逝者家属向在此安息的亲人行鞠躬礼,整场活动用暖心行动传递着人间的孝与爱。

  以往,清明节期间,我市会组织海上共祭活动,方便家属海上“扫墓”。今年受疫情影响,无法“海上祭”,市殡仪服务总站在海之眠纪念广场举行“海天遥思清明祭 一束鲜花寄亲人”──天津市2022骨灰撒海清明代祭仪式。工作人员以默哀、点亮祈福灯、系祈愿树丝带、放飞和平鸽等多种形式,表达对逝者的哀思,弥补家属不能登船海上祭奠的遗憾。

  “今年的清明节再次与疫情相遇,我们举办代祭扫仪式,就是请市民放心,您的思念,有人传递。”市民政局殡葬处处长张悦东说,虽然不能到现场祭奠先人,市民通过“云”平台同样可以表达对亲人的追思与悼念,目前,天津市民政局官网、“天津殡仪服务”微信公众号以及“津心办”(APP、微信小程序)都可以进行网上祭扫。此外,清明节当天,全市殡葬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均不歇班、服务不打烊,他们推出了各种便民措施,市民只需通过“天津殡仪服务”微信公众号,查找到相应的殡葬服务机构电话就可查询到服务内容,满足市民清明“正日子”悼念先人、寄托哀思的需求。(来源:天津日报)

天津将有序恢现场祭扫等殡葬服务

天津有序恢复殡葬服务

日前,天津市民政局发布《关于有序恢复殡葬服务的通告》,按照民政部有关要求,我市将有序恢复守灵、告别、现场祭扫等殡葬服务。

关于有序恢复殡葬服务的通告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复工复产的决策部署,按照民政部《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恢复殡葬服务秩序的通知》要求,现就本市有序恢复殡葬服务秩序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一、坚持丧事简办,避免人员聚集。各级民政部门,各殡葬服务机构要继续引导群众从简办丧,尽量减少守灵、告别和送葬等人员聚集活动人数。

二、有序恢复守灵、告别、现场祭扫等殡葬服务。各级殡葬服务机构要健全疫情防控领导和工作机制,制定并实施具体防控和服务方案,有序恢复守灵、告别、祭扫等殡葬服务,要加强工作人员疫情防控知识培训,加强疫情防控宣传引导,落实体温检测、健康扫描等防控措施要求。

三、进入殡葬服务机构人员需自觉做好个人防护工作,服从工作人员引导,如遇限流需要排队,应保持间距,耐心等候,防止集聚。

希望广大市民继续理解和配合,同舟共济、共克时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文明南开 | 倡导绿色文明的祭祀方式

尊敬的市民朋友们:

今年的“中元节”是《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颁布实施后的第一个重点祭祀节日,为倡导绿色文明的祭祀方式,深入推进《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贯彻落实,推动全域创建文明城市,一起营造绿色、文明、有序的节日氛围,天津市委宣传部、天津市文明办、天津市民政局特向广大市民发出如下倡议:

(一)倡导文明殡葬新风。倡导厚养薄葬的时代新风,传承“尊老、敬老、爱老、孝老”的传统美德。不搞铺张浪费,拒绝抛撒纸钱、吹打念经、摆放及焚烧纸牛纸马等不文明行为。倡导以鲜花替代烧纸,以追思替代“送路”,文明环保、简朴庄重的殡葬礼仪和治丧祭扫方式,更好地缅怀逝者,传承良好家风。

(二)倡导文明祭祀新风。倡导采用社区共祭、敬献鲜花、植树绿化、家庭追思、踏青遥祭等文明、低碳、安全的方式祭扫,提倡采用不取骨灰盒,用灵位牌或遗像等缅怀故人的“简约祭扫”方式;不燃放鞭炮、不焚烧纸钱,转变旧观念,树立新风尚。

(三)倡导生态安葬新风。倡导节地生态安葬,践行绿色发展理念,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美丽天津。鼓励采用海葬、树葬、深埋、草坪葬、花坛葬等少占或不占地的节地生态安葬方式,更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造福子孙后代。

(四)倡导党员干部带头。严格落实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要求,自觉遵守殡葬改革的新规定,带头低碳祭扫、文明节俭办丧事,带头生态安葬,宣传殡葬改革,监督和制止不文明祭祀行为,以实际行动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广大市民朋友们,天津是我家、建设靠大家,为了我们的美丽家园,为了我们的健康,让我们共同携手,做文明殡葬、文明祭祀的参与者与志愿者,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自觉摒弃殡葬、祭祀陋习,争做文明市民,树立时代新风。

绿色文明的祭祀

《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关于殡葬、祭扫的规定

第二十四条 殡葬、祭扫活动应当摒弃陈规陋习,抵制封建迷信。

第三十四条 加强教育引导,推进文明祭扫,规范殡仪服务。

第七十二条 在殡葬、祭扫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二千元罚款;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

(一)在公共区域摆放纸牛、纸马等迷信用品,搭设灵棚,吹打念经,“送路”的;

(二)在道路、居民区和其他公共区域焚烧纸牛、纸马、冥币等迷信用品或者花圈、花篮等丧葬用品的。

第七十三条 制造、销售封建迷信殡葬用品的,由民政部门会同市场监管部门予以没收,并处制造、销售金额三倍的罚款。

“我们在追思故人的同时,应该提倡文明、绿色、安全、有序的祭祀新风。”为此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家住南开区的王女士告诉记者,以前每到中元节前后,小区周围一到晚上就乌烟瘴气,“各个路口都有人焚烧纸钱,既污染环境又有安全隐患。今年,随着文明条例宣传的深入和普及,大家对于殡葬的老观念也开始逐渐转变,不仅搭设灵棚、吹打念经的没有了,焚烧冥币、花圈、花篮等丧葬用品的也少了很多。”

绿色文明的祭祀

“祭祀的方式有很多种,敬献鲜花、种植绿化、家庭追思、集体公祭等不仅能表达后人的哀思之情,也能营造低碳绿色的文明祭奠氛围。”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应该做移风易俗的践行者,让文明祭祀成为常态。”

这个中元节

让我们用文明行为扮靓文明城市!

让文明祭扫成为新风尚!

老天津的名人葬礼

 一直以来,在天津市档案馆中留存有许多旧时照片,作为天津城市发展难得的见证和珍贵史料。这些照片从新中国成立之后陆续汇集到这里,到2007年天津档案馆将它们进行系统整理,经历了几年的时间,几万张照片已经不仅仅是一张张简单的图像,而渐渐升华成为城市历史的鲜活见证,为我们诉说着关于这个城市过去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故事。从即日起,本报与天津市档案馆联合推出“老照片”栏目,定期为读者展现这些馆藏照片中的光影,为您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同时,本报广泛征集更多老照片,如果您手中藏有珍贵的历史影像,如果您了解哪些泛黄照片背后的故事,请@城市快报的认证微博,我们一起见证那些逝去的人物与时光。

  在天津市档案馆中,收藏着一组老天津人出殡的照片。根据档案馆存档时的文字说明,其为天津金融业巨子卞白眉的母亲出殡时的照片。

  卞白眉,名寿孙,字白眉,江苏人,曾留学美国,夫人是李鸿章的侄孙女李国锦。归国后曾任中国银行天津分行副经理、经理,中国银行副总经理,在天津平息过两次挤兑风潮,在金融界颇负盛名。1951年移居美国,1968年在美国逝世。天津市档案馆保管部馆员马锦玲通过查阅有关记载卞白眉的档案资料后告诉记者,这组照片的拍摄年代应该不早于1935年6月——当时卞白眉的母亲生过一场大病,后又痊愈。

  在老天津卫,办“白事”是最能看出一家人财力的场合之一。抱着让死者安息同时保佑生者兴旺发达的美好愿望,人们都尽可能地把场面操办得大一点,尽可能地遵守甚至可以用繁琐来形容的丧葬礼仪。普通人家尚且如此,名门大户的葬礼就更加讲究了。

  照片中,一张死者家属穿着孝衣的合影因“不合规矩”而显得极为醒目(场景3)。据马锦玲讲,天津葬礼上的孝衣及队列位置极有讲究:“老天津一般是长子打幡,其他儿子捧照片。在队伍中的序列,也是长子走在最前面,后面是长孙、其他儿子、其他孙子、儿媳、女儿和其他亲属。如果长子早逝,则由长孙代为打幡,要不以前的人怎么总是强调‘长子长孙’呢?辨别一个人和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除了其在队列中的顺序,还有其所穿的‘孝’。孝衣从颜色、用料到配饰都极为讲究,如儿子的孝衣是本白色,用纯棉布,女婿的孝衣则是漂白布的。孙子的孝帽上有红色的小球,外孙孝帽上的球则是蓝色的。重孙子的帽子上有两个红色的球。”

  按照马锦玲的说法,打幡的小孩,依服饰判断应该是死者的重孙子,但他后面的成年人中,明显有儿子辈和孙子辈的人,且当时卞白眉和他的长子卞彭年都健在,按道理说不应该让重孙辈的小孩儿打幡。马锦玲推测这可能是出殡前后随意摆拍的照片,并不是行进过程中的照片。然而,这究竟是何种情形下的照片,队列顺序为何如此,还是引人浮想。

  现如今,卞家葬礼的细节虽已无从知晓,但从照片(场景4)中可以看到绵延的仪仗队伍。

  名人出殡成盛事

  据马锦玲介绍,天津举办过盛大葬礼的人家,不只卞家一家。

  上世纪初的天津,名门、名人云集。“八大家”早在这里成为豪门巨贾,而像银行家卞白眉等新秀亦在天津崛起,且因天津临近北京并设有租界,众多清朝的遗老遗少和下野的政客避居于此。每逢这样的人家有丧事时,甚至可以成为津门一大盛事。

  《北洋画报》里记载着张彪在天津去世的场景。张彪是清末武职官吏,曾任湖北提督等职,武昌起义时率部顽抗义军,南北议和后去职,在天津修建了著名的“张园”并一直寓居于此。1927年9月13日,张彪垂危之际,连已退位的溥仪都赶来看望。同样下野在天津的黎元洪没赶上见张彪最后一面,但祭奠时号啕大哭。

  “八大家”之一的“天成号韩家”也是舍得在“白事”上花钱的人家。韩家把持了天津海运200多年,除此之外还开设有粮行、银号、当铺等,是天津的首富之家。据韩家的后人韩扶生老先生早几年间回忆,从前韩家办白事时是“花钱如流水”,一次丧事花去白银十万两,竟是常有的事儿。

  办丧事时,天津普通人家一般“停灵三日”,这讲究可以追溯到《礼记》。但是马锦玲说,老天津丧事上的停灵时间一般和家庭的财力有极大关系,长的可达“七七”,也就是49天。韩家的停灵时间一般都为49天,其间举行多次佛事,辞灵的仪式隆重且规矩讲究多到“繁琐”的程度,出殡的队伍更是可以绵延数里,并且沿途撒钱,致使贫民争抢。

  在天津,操办如此大规模的葬礼,一般都会请杠房。用现在的话来解释,杠房是提供殡葬服务的机构。讲究的人家要用京城的杠房,如乐达仁病逝于天津后,请的就是永胜杠房,此杠房为北京十大杠房之一,京剧表演艺术家杨小楼去世后请的也是该杠房。

  别开生面的“平民式总统殡”

  在天津的众多名人葬礼中,黎元洪的葬礼算得上是最特殊的。

  1928年6月3日,黎元洪在位于天津英租界10号的公寓内去世。第二天的《大公报》报道了这一消息,说“一切丧仪,遵嘱从简”。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黎元洪的嘱咐未被遵从——他的葬礼成为当时天津的一大盛事。

  天蓝色的大元帅礼服、宝星垂金大元帅肩章、各式勋章、白缨元帅帽——虽然那时的南京国民政府还未批准为黎元洪实行国葬,但黎元洪的亲人及属僚都主张按照民国元首的身份治丧,所以这套民国大总统的衣冠就成了黎元洪的殓服。

  尽管黎元洪去世的消息已广为人知,但他的亲属还是在报纸上发表了讣文:“中华民国十七年六月三日亥时,前任大总统显考宋卿公疾终津寓。正寝。享寿六十五岁。绍基等侍奉在侧,亲视含殓,即日成服。谨择于七月十九日,奉移本埠特别一区容安别墅。卜葬有期再行奉告。恐讣未周,特别登报讣闻……”

  讣文中提到的绍基为黎元洪长子。之所以特意提到“绍基等侍奉在侧,亲视含殓”,马锦玲说这是彰显子孙孝顺,逝者多福。在天津,人们总是希望去世时儿女都在身边,通俗地说,谁在身边就是“享谁的福”了,觉得能在临终前看到所有儿女的逝者就是“有福”。

  虽然黎元洪嘱咐“从简”,但他出殡那天,所行路程有七八华里之远,包括了军乐团、警备司令部马队、全副武装的保安大队、僧人、亲属等在内的送葬队伍不下万人。当这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朝着容安别墅进发时,观礼者挤满了街道两旁,当局不得不临时加派巡捕疏导交通。但即使送葬的人数如此之多,黎绍基、黎绍业兄弟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循着老天津的例儿,在旁人的搀扶下,黎绍基手执引魂幡,黎绍业双手捧灵牌,都浑身重孝,痛哭不止。

  在黎元洪之前,天津这座古城还曾出现过另一位“总统”的送葬队伍——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于北京。和黎元洪遗族为其申请国葬不同,国民党人拒绝了段祺瑞政府“国葬”的安排,决定以国民礼制安葬孙中山。1928年,国民政府决定将孙中山的灵柩由北京运回南京安葬,经过筹备,1929年5月18日,拟运送其灵柩的火车试行到天津。

  试行的灵车在天津的停留时间不过10个小时,和黎元洪47天的停柩时间相比,显得过于短暂。即便是这样,孙中山的灵车在天津也受到了极大礼遇,成为津城人民记忆中的大事件。

  现如今,不仅停灵的时间大为缩短,守孝时间也由过去的三年慢慢缩短为一年、一百天,直到如今的“五七”过后即摘孝。似黎元洪般隆重而“风光”的葬礼已成往日云烟,大操大办甚至已被看做了“旧习俗”。然而,形式的简化并不意味着感情变淡了,尤其是今人对于那些能真正纪念死者的“妈妈例儿”的遵从,就是他们怀念亲人的心情在仪式上的证明。